當前位置:人間奇聞>娛樂頭條 >   正文

徐翔離婚案 放得下的水晶婚姻難分清的萬貫家財

導讀:交易之王徐翔已經在獄中度過了三年多。然而,囹圄生活,對徐翔而言,注定沒有辦法平靜結束。就在昨天七夕佳節,徐翔妻子應瑩注冊了自己的兩

徐翔離婚案 放得下的水晶婚姻難分清的萬貫家財

“交易之王”徐翔已經在獄中度過了三年多。然而,囹圄生活,對徐翔而言,注定沒有辦法平靜結束。就在昨天七夕佳節,徐翔妻子應瑩注冊了自己的兩微賬號,發出吶喊:“蒼天在上,我要離婚”。

其實徐翔妻子要求離婚的消息,早在春節前就在寧波坊間流傳,期間也有人從中斡旋希望保全婚姻。然而,3月20日,應瑩就已經在那份送達徐翔的《離婚起訴狀》上,簽下了自己的名字。一紙訴狀最終讓雙方奔向了勞燕分飛的結局。

一些人惋惜,也有一些熟悉內情的人說,這婚早該離了。如今,離婚案月底即將在青島監獄審理,應瑩此時發聲,這婚是鐵了心要離了。而獄中徐翔對離婚是何態度,還未可知。不過如今看來,昔日時常指揮百億資金在資本市場進出廝殺的徐翔,如今面對這場被動的離婚,似乎也無能為力。

而在應瑩發出“蒼天在上,我要離婚”的吶喊前,還有一句話“我再次以徐翔要離婚的妻子的身份,要求青島法院盡快甄別涉案資產”。這場轟轟烈烈的離婚案,最終還是落在了百億財產的分割上。

對涉案財產甄別處置,成婚姻最大艱難坎坷

作為中國私募界最有名的操盤手之一,徐翔到底有多少資產一直被外界所好奇。

如今隨著應瑩起訴離婚,這個傳奇大佬真實的資產情況也被公之于眾。“徐翔案發后,我們家庭名下大概接近210億元的資產都受到查封,這包括澤熙系公司的資產、徐翔父母名下以及我們夫妻名下的所有資產。此外還包括一些關聯朋友的資產也一并查封”。應瑩稱,“徐翔的犯罪所得為71億余元”。

應瑩曾向野馬財經表示:“這些財產中,有約130億元是與案件無關的個人合法財產,包括我們夫妻共同財產,也包括徐翔父母、兒子、澤熙系公司等的合法財產。徐翔案判決下達后,法院曾表示會對查封凍結資產進行甄別。目前還沒有進一步的結果。”

應瑩自言,《判決書》中一句“對隨案移送的涉案財物權屬和性質予以甄別后,依法作出處置”也成為“我數年來最大的糾結,亦成為我們婚姻最大的艱難和坎坷”。

徐翔和應瑩在2004年初正式結婚,距今已有15年。

在國外,結婚15年被稱為“水晶婚”,因為生活的時間夠長,彼此都有一定的了解,兩人肝膽相照,關系就像水晶一樣清澈透明。

如果更往前面算,兩人的相識是在1998年。彼時,應瑩剛剛19歲,在寧波解放南路一家證券交易所當會計。徐翔只比應瑩大2歲,當時的他春風得意,在中國股市已闖蕩五載。

徐翔離婚案 放得下的水晶婚姻難分清的萬貫家財

2000年左右,兩人戀愛,這期間正是徐翔投資交易風格的形成時期。在此期間,以徐翔為首的“寧波敢死隊”書寫了一個又一個輝煌戰績。

想必在此時,應瑩是為徐翔感到驕傲的。

“先成家后立業”,結婚以后,寧波已經承載不了徐翔的夢想,他帶著巨額資金前往上海,并在2009年成立了上海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(下稱:澤熙投資)。當時,兩人關系依舊不錯,公司員工曾回憶,應瑩大多數扮演老板娘角色,相夫教子,主要精力在照顧孩子上學。而應瑩對當時生活的評價是:夫妻分工得當,生活平靜如水。

然而,不久之后,這個小家庭的平靜就隨著徐翔被抓,蕩起一層又一層的波浪。

婚姻不針對徐翔個人,外因導致婚姻解體

2015年,徐翔在寧波給奶奶祝壽結束,回上海的路上,于杭州灣跨海大橋被抓捕。此后兩人天各一方,似乎就已為今日的離散埋下了伏筆。應瑩最后一次去青島監獄探望徐翔是在去年下半年,雙方感情或許早已生出隔閡。

在婚姻破裂的這群人里,一部分是無法跨過婚姻的“七年之癢”,而另一部分則是想在下半輩子給自己一個新的機會。對應瑩來說,亦是如此。

都說男人是婚姻里的“雙面膠”,一面愛護妻子、孩子,一面體貼父母、長輩。而徐翔的入獄,則讓這片“雙面膠”形同虛設。

2018年11月,應瑩曾對野馬財經表示,徐翔被捕入獄后,她的工作重心主要圍繞著家里。幾乎沒有人可以為她分擔家庭的重擔。

應瑩自己也直言:“在持續數年的時間內,我長期奔波于青島、上海和寧波三地,四位老人年事已高,身體孱弱,孩子未成年需要撫養,同時我還要去青島看望徐翔,這其中辛苦煩累和困頓,早已讓我精神透支。”

除此之外,在經濟上,幾乎沒有收入來源的應瑩手頭也并不寬裕。

野馬財經從寧波坊間和徐翔舊友的說法,此次離婚除保全資產的需求以外,亦有家庭和周邊壓力的因素。野馬財經就此事詢問應瑩,她對此不予回應。

徐翔出事后,徐翔父母以及雙方家庭名下所有的銀行賬戶和資產,包括股權和房產等都被查封和凍結,其中也包括應瑩父母的一套住房。這對應瑩的刺激很大。

尤其是徐母認為,徐翔炒股是自己投的錢,出事后,她的資金卻全部被查封,一直要求兒媳婦應瑩就此向法院申訴。我們查詢資料可以看到,徐翔家族大部分資產都在徐母名下,這也不得不讓人猜測這一家庭內部的復雜關系。

另外,這些年應瑩還不得不面對來自徐翔朋友的問詢壓力。他們因徐翔的事受到牽連,數億資產受凍至今也未能解封。

“我們朋友都想著勸和不勸離,但按照應瑩家的情況,早該在徐翔判決后就應該馬上離婚。”應瑩一位朋友說。

萬千壓力于一身,似乎難以承受。在經過深思熟慮后,40歲的應瑩決定走出“圍城”,用解除婚姻的方式讓一切付諸法律,索性強行分割資產。“路歸路,橋歸橋”,這也是一個選擇。

不過,對于離婚,應瑩似乎也頗感無奈,“這次離婚不針對徐翔個人,我們問題的壓力來自外因,結局卻是婚姻不可逆轉地解體。”

15年婚姻放得下,百億財產恐難理清

而這次的離婚案,想必會進入到不得不分家產的地步。如果說現金分割比較簡單,那徐翔及相關方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權的分割,則是股民最為擔心的問題。

3月27日,徐翔所涉及到的上市公司,寧波中百(9.250, 0.03, 0.33%)(維權)(600857.SH)、大恒科技(10.620, 0.24, 2.31%)(600288.SH),文峰股份(3.080, 0.01, 0.33%)(維權)(601010.SH)等均披露了《股東股份繼續凍結公告》。

從目前來看,大恒科技雖然大股東股權受到凍結,但是其高科技概念受到市場追捧。

徐翔離婚案 放得下的水晶婚姻難分清的萬貫家財

此外徐翔還持有東方金鈺(3.320, 0.01, 0.30%)(維權)(600086.SH)、文峰股份(601010.SH)、華麗家族(3.120, -0.01, -0.32%)(600503.SH)、長航油運(600087.SH)四家上市公司,其中除華麗家族是由澤熙投資旗下投資企業持有外,其他股份則由徐翔的妻子、父母和朋友等代持。

那按照法律規定,應瑩在辦理離婚后,是否可以像亞馬遜CEO貝佐斯妻子一樣分得一半財產呢?

長年致力于此項領域研究的浙江六善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、童巨海律師對此案進行分析后認為,徐翔離婚案財產分割的關鍵點在于110億罰金是否應該由夫妻雙方共同承擔,想必這也是徐翔家庭資產被凍結的原因。童巨海認為,罰金刑的實施應當以犯罪分子的個人財產為限,不能牽連到配偶及其他家庭成員的財產,這也是《刑法》罪責自負原則的要求。另外,物權法也明確規定,對于共同共有財產,有重大理由的情況下,可以不解除共有關系而分割共有財產。

童巨海認為,理論上即使不解除婚姻關系,在徐翔入獄的情況下,應瑩有重大理由也可以分割夫妻共有財產。如果應瑩單方面提出離婚解除婚姻關系,則喪失了財產共有基礎,當然可以分割夫妻共有財產。

“從目前情況看,應瑩已提起離婚,那資產必須要分割,至于數額多少則可以甄別,這些凍結的合法資產中肯定有她的一部分。”童巨海說。

而按照應瑩此前向野馬財經預計的130億元的合法財產估算,如果要分割資產,她能獲得超過50億元。

不過,按照徐母鄭素貞的說法,從徐翔17歲自己借了3萬塊給他炒股后,母子的資產一直沒有分割。另外,徐翔所涉及到的幾家上市公司也是由徐翔父母分別持股。這或許會給夫妻共同財產的界定帶來一些變數。

離婚是否會有助于財產甄別?作為15年夫妻,一路見證徐翔發展的應瑩,能分到多少資產?這些都還是個未知數。而在月底即將到來的離婚案審理中,應瑩的訴求又如何去實現?是要現金,還是分走一個上市公司部分股權?

以上內容是人間奇聞(www.cbttwv.live)小編為大家收集整理的。希望能幫助到大家!

標簽: 徐翔 離婚案 離婚
為您推薦

11选五开奖结果黑龙江今天